欢迎访问中南医学期刊社系列期刊网站!

动物实验研究注册平台简介

发表时间:2024年01月31日阅读量:269次下载量:186次下载手机版

作者: 易少威 1# 王浙 1# 阮建华 1 胡凯燕 1 奥琪 2 任紫钰 2 赵跃 2 丁奉兴 1 刘晨 1 刘晏利 1 李朝霞 4, 5 马彬 1, 3

作者单位: 1. 兰州大学基础医学院循证医学中心(兰州 730000) 2. 甘肃中医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兰州 730000) 3. 甘肃省循证医学与临床转化重点实验室(兰州 730000) 4. 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科研与研究生科(兰州 730000) 5. 西北民族大学临床医学院(兰州 730000)

关键词: 动物实验 注册平台 动物实验注册

DOI: 10.12173/j.issn.1004-5511.202310118

引用格式:易少威, 王浙, 阮建华, 胡凯燕,奥琪,任紫钰,赵跃,丁奉兴,刘晨,刘晏利,李朝霞,马彬. 动物实验研究注册平台简介[J]. 医学新知, 2024, 34(1): 73-78. DOI: 10.12173/j.issn.1004-5511.202310118.

Yi SW, Wang Z, Ruan JH, Hu KY, Ao Q, Ren ZY, Zhao Y, Ding FX, Liu C, Liu YL, Li ZX, Ma B. Brief introduction of animal experiment registration platform[J]. Yixue Xinzhi Zazhi, 2024, 34(1): 73-78. DOI: 10.12173/j.issn.1004-5511.202310118.[Article in Chinese]

摘要|Abstract

临床前动物实验是连接基础医学和临床实践的重要桥梁,动物实验注册的必要性日益显现。本文对目前国际上已有动物实验注册平台、注册内容、流程进行介绍,并比较分析,旨在普及动物实验注册相关知识,提高研究者注册意识,同时为国内研究者进行动物实验注册提供参考。

全文|Full-text

动物实验是实现科学研究从分子细胞水平到临床试验研究的重要桥梁与纽带,对理解疾病和寻找新的具有潜在价值的疾病治疗方法贡献巨大[1]。然而,近年来动物实验的质量和可信度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由于动物实验结果的可重复性较差,与临床试验结果不一致性较高,其结果临床转化时的生物学风险明显增加,导致后期临床转化成功率不足。如中风和多发性硬化在临床前动物实验领域积累了大量的阳性结果数据,但仅有极少数的干预措施被临床验证有效[2],超90%的肿瘤学Ⅲ期临床试验未能达到其动物实验预期研究结局[3]。在美国2003—2011年进入I期临床试验的489种抗肿瘤药物中,仅13.2%的抗肿瘤药物最终获得临床批准[3-4],导致以上问题最主要的原因可能与临床前动物实验的发表偏倚和选择性报告现象有关[5]。

在临床研究领域,自2004年起WHO要求对所有临床试验进行强制预注册,使试验在起始阶段公开,提高试验的透明度,以尽可能减少由于利益冲突、选择性报告等因素导致的发表偏倚[6]。预先注册制度有助于促进医学研究的规范化和标准化,增加研究结果的透明度和可追溯性,并且目前多个研究已经显示预注册是一种有效降低发表偏倚的手段[6-7]。在动物实验领域进行预注册也有助于减少选择性报告,最终提高动物实验的伦理性和结果可靠性[8]。因此,为提高动物实验的质量和可信度,应对动物研究中的“发表偏倚”和“可重复性危机”[9],提高原始动物实验的透明度、可靠性和重复性,进一步提升临床前动物实验的转化效益,一些学者提出预先注册原始动物实验的建议[8, 10-11],即在开展动物实验之前,有必要将动物实验的目的、设计、方法、预期结果等信息公开登记在一个专门的平台上,便于其他研究者和利益相关者进行监督和评估,以期对动物实验发表之后选择性报告阳性结果的行为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12]。

本文将对当前全球已有的动物实验注册平台及其注册流程进行详细介绍,以提高科研人员对动物实验进行预注册的意识,并为国内学者进行注册提供参考。

1 动物实验预注册平台简介

全球目前有两个专门针对原始动物实验的预注册平台,分别为2017年由PCT(preclinicaltrials)工作组筹建的PCT平台和2019年由德国实验动物保护中心筹建的ASR(animalstudyregistry)平台。

1.1 动物实验预注册平台基本信息

2014年,PCT工作组在全球首次提出临床前动物实验需要进行注册的理念[12],2017年筹建了PCT注册平台,该平台成为全球第一个专门用于动物实验方案预注册的平台,隶属于荷兰心脏病研究所[12]。PCT平台成立两年之后,2019年德国实验动物保护中心推出了ASR预注册平台,接受全球的动物实验预注册[12]。

申请者在ASR注册后会自动获得一个数字对象标识符(DOI),该标识符具有全球唯一性,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以确保注册实验的唯一性[13-14]。PCT平台联合大学医疗中心、动物福利机构等多方机构进行注册信息表的设计和验证,确保了表格设计的严谨性[12],ASR平台则通过提供详细的注册信息介绍来帮助科学家规划他们的研究,涉及研究设计、方法和统计等方面[13]。两个注册平台对预注册动物实验的研究领域均不限制,且均为免费[12-13]。

两个平台自成立以来,已接受了来自全球多个国家的注册申请(PCT:23个国家;ASR:17个国家),目前已注册计划书的总数为282项(PCT:163项;ASR:153项),详细国家分布及注册数量见图1。

  • 图1 PCT平台和ASR平台已注册计划书数量及国家分布情况
    Figure1.Number of registered plans and country distribution on the PCT platform and ASR platform
    注:PCT平台有34篇计划书尚在禁运期内,因此图中只展示了129篇。

1.2 动物实验预注册平台差异

相比较于临床试验注册数量而言,PCT注册平台与ASR注册平台上注册的动物实验计划书数量均不高,同时两个平台不会直接提供计划书作者姓名信息。就注册计划书的审核标准而言,两个注册平台之间存在一定差异,PCT平台会对提交计划书的详细内容进行审核,而ASR平台仅对提交的计划书进行系统审查,如基础语法等,并不会对计划书中具体内容进行审核,但ASR平台会为注册的动物实验分配DOI号,PCT平台只分配注册号(DOI为数字资源唯一的编号,而注册号只是注册平台分配的编号,不一定具有唯一性)。此外,为了保障数据安全,两个平台均会为研究进行禁运保护,PCT平台禁运保护期默认为1年,ASR禁运保护期默认最高为5年,但可以进行调整,具体内容见表1。

  • 表格1 PCT注册平台和ASR注册平台差异
    Table1.Differences between PCT registration platform and ASR registration platform
    注:数据统计来源于平台,截止2023年9月;DOI(digital object identifier):数字对象标识符,是国际通用、全球唯一、终身不变的数字资源标识符,使用该数字对象标识符有利于保护研究人员的知识产权。

2 动物实验预注册内容及流程

2.1 PCT注册内容

PCT平台注册内容共包括实验的基本信息、实验的设计信息、联系方式细节和提交情况4个部分共28个条目信息(表2)。

  • 表格2 PCT注册平台注册所需条目内容
    Table2.Contents of entries required for registration on the PCT registration platform

2.2 ASR注册平台注册内容

ASR注册所需条目内容涵盖了ARRIVE指南中部分核心和推荐条目,即第1至4条和第6至13条[15],注册内容包括了基本信息、实验设计、方法、统计学和动物5个部分共37个条目(表3)。

  • 表格3 ASR注册平台所需条目内容
    Table3.The required entries for the ASR registration platform

2.3 PCT及ASR注册流程

PCT平台和ASR平台注册流程类似,流程均比较简单方便,具体注册流程见图2。

  • 图2 PCT及ASR平台注册流程
    Figure2.PCT and ASR platform register process

3 讨论

不同于临床试验,基础实验研究在预注册时,研究者普遍关心的主要问题是,如果一项实验的思路和全部内容在最终研究论文发表之前就可见,那么想法可能会被其他研究者模仿甚至有可能被盗用[16],这可能会成为一项实验性研究预注册的巨大阻力。因此,为了解决这个问题,PCT平台和ASR平台均提供了注册条目的可见性限制(禁运)时间1年或者长达 5 年的措施。在此期间,PCT会隐去实验关键信息,而ASR仅对实验标题、简短摘要以及机构名称和研究人员的姓名(可选)设置为公开可见。

但在整个禁运期内,研究人员自己可以下载注册研究的PDF,其中包含所有研究详细信息和源数据,这些详细信息和源数据可以附加到提交出版的手稿中。因此,投稿至期刊时同行评审专家能够将原始研究方案与提交的手稿进行比较。既保证了数据安全也可以有效解决发表偏倚和选择性报告的问题[13]。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 ASR 平台中注册的每项研究都会自动收到 DOI,该数字对象标识符将研究标记为研究人员的知识产权。该平台嵌入在德国联邦政府的基础设施中。因此,保障了平台的持续运行和数据安全性。

动物实验的可重复性差不仅损害了此类研究的可信度,还引起了公众对不合理使用实验动物的担忧[17]。随着研究的预注册,研究有关计划书和进行动物实验的完整数据将被保留以供科学界使用,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动物实验的可重复性。

PCT和ASR平台都是为动物实验研究提供注册服务的国际性平台,目前已有多个国家的研究者使用这两个平台对其开展的动物实验进行预注册,这说明动物实验研究的注册意识在全球范围内逐渐提高。

检索PubMed数据库显示,仅2022年有255 881篇动物实验研究被发表[18],但就目前已有的注册数量而言,PCT和ASR平台上注册的动物实验计划书数量均较少,远低于每年进行的动物实验数量。WHO现要求所有的临床试验进行强制注册,以尽可能减少发表偏倚带来的影响。目前已建立了39个临床试验的注册平台[6],截止2023年6月,仅美国(www.clinicaltrials.gov)和中国(www.chictr.org.cn)临床试验注册平台上注册的临床试验注册量分别高达457 560 [19]项和68 171 [20] 项;远高于目前动物实验注册平台上注册计划书的数量,表明动物实验研究的注册还处于起步阶段,需要进一步推广和普及。

动物实验研究的注册不足可能不仅与研究者意识相关,也一定程度上与PCT和ASR平台有关,PCT和ASR平台在注册流程和要求上存在差异,主要体现在注册号获取时间、注册信息更新、DOI号分配、注册研究审核和研究保护情况等方面。这些差异可能会影响研究者选择注册平台的偏好和动机,也可能会对注册研究的质量和影响力产生一定的影响。PCT平台相对于ASR平台,具有更严格的审核机制和更短的保护期限,这可能会增加研究者注册的难度和风险,但也可能会促进研究者更加规范地设计和执行动物实验,以及更快地公开和分享研究结果。ASR平台相对于PCT平台,具有更简便的注册过程和更长的保护期限,这可能会降低研究者注册的门槛和压力,但也可能会导致一些低质量或重复性的动物实验被注册。因此在选择平台时,研究者需要对不同注册平台的优缺点进行评估和比较,以便研究者找到更合适和有效的注册服务。

总之,动物实验注册是提高动物实验透明度和可信度的重要措施,也是促进动物实验规范化的有效途径。通过本文的介绍,能够增加国内研究者对动物实验注册的认识和关注,鼓励更多的研究者使用PCT或ASR平台对自己的动物实验进行预注册,同时也期待这两个平台能够根据研究者的需求和反馈,不断完善自己的注册流程和要求,研究者和平台一起努力为动物实验研究提供更好的支持和服务。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Lichtenegger A, Mukherjee P, Tamaoki J, et al. Multicontrast investigation of in vivo wildtype zebrafish in three development stages using polarization-sensitive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J]. J Biomed Opt, 2022, 27(1):016001. DOI: 10.1117/1.Jbo.27.1.016001.

2.Ritskes-Hoitinga M, van Luijk J. How can systematic reviews teach us more about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3Rs and animal welfare?[J]. Animals (Basel), 2019, 9(12):1163. DOI: 10.3390/ani9121163.

3.Zhao S, Wang D, Zhao H, et al. Time to raise the bar: transition rate of phase 1 programs on anticancer drugs[J]. Cancer Cell, 2022, 40(3): 233-235. DOI: 10.1016/j.ccell.2022.01.007.

4.Haslam A, Olivier T, Powell K, et al. Eventual success rate and predictors of success for oncology drugs tested in phase I trials[J]. Int J Cancer, 2023, 152(2): 276-282. DOI: 10.1002/ijc.34181.

5.Merkow JS, Hoerauf JM, Moss AF, et al. Animal experimental research design in critical care[J]. BMC Med Res Methodol, 2018, 18(1): 71. DOI: 10.1186/s12874-018-0526-6.

6.Kaur H, Sarma P, Kaur M, et al. Current status of in silico, preclinical and clinical study registries across the glob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Indian J Pharmacol, 2021, 53(2): 160-169. DOI: 10.4103/ijp.ijp_1090_20.

7.Muhlhausler BS, Bloomfield FH, Gillman MW. Whole animal experiments should be more like human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 PLoS Biol, 2013, 11(2): e1001481.DOI: 10.1371/journal.pbio.1001481.

8.Kiwanuka O, Bellander BM, Hånell A. The case for introducing pre-registered confirmatory pharmacological pre-clinical studies [J]. J Cereb Blood Flow Metab, 2018, 38(5): 749-754. DOI: 10.1177/0271678x18760109.

9.Wieschowski S, Silva DS, Strech D. Animal study registries: results from a stakeholder analysis on potential strengths, weaknesses, facilitators, and barriers[J]. PLoS Biol, 2016, 14(11): e2000391. DOI: 10.1371/journal.pbio.2000391.

10.Diederich K, Schmitt K, Schwedhelm P, et al. A guide to open science practices for animal research[J]. PLoS Biol, 2022, 20(9): e3001810. DOI: 10.1371/journal.pbio.3001810.

11.Kimmelman J, Anderson JA. Should preclinical studies be registered?[J]. Nat Biotechnol, 2012, 30(6): 488-489. DOI: 10.1038/nbt.2261.

12.van der Naald M, Chamuleau SAJ, Menon JML, et al. A 3-year evaluation of preclinicaltrials.eu reveals room for improvement in preregistration of animal studies[J]. PLoS Biol, 2021, 19(9): e3001397. DOI: 10.1371/journal.pbio.3001397.

13.Bert B, Heinl C, Chmielewska J, et al. Refining animal research: the animal study registry[J]. PLoS Biol, 2019, 17(10): e3000463. DOI: 10.1371/journal.pbio.3000463.

14.DeRisi S, Kennison R, Twyman N. The what and whys of DOIs[J]. PLoS Biol, 2003, 1(2): E57. DOI: 10.1371/journal.pbio.0000057.

15.Kilkenny C, Browne WJ, Cuthill IC, et al. Improving bioscience research reporting: the ARRIVE guidelines for reporting animal research[J]. PLOS Biology, 2010, 8(6): e1000412. DOI: 10.1371/journal.pbio.1000412.

16.Hooijmans CR, Ritskes-Hoitinga M. Progress in using systematic reviews of animal studies to improve translational research[J]. PLoS Med, 2013, 10(7): e1001482. DOI: 10.1371/journal.pmed.1001482.

17.Freedman LP, Cockburn IM, Simcoe TS. The economics of reproducibility in preclinical research[J]. PLoS Biol, 2015, 13(6): e1002165. DOI: 10.1371/journal.pbio.1002165.

18.Mierden S, Hooijmans CR, Tillema AH. Laboratory animals search filter for different literature databases: PubMed, Embase, Web of Science and PsycINFO[J]. Lab Anim, 2022, 56(3): 279-86. DOI: 10.1177/ 00236772211045485.

19.NIH. Number of registrations, Clinicaltrials.gov [EB/OL].(2023-6-30) [2023-10-27]. clinicaltrials.gov.

20.ChiCTR. Number of registrations [EB/OL]. (2023-06-30) [2023-10-27]. https://www.chictr.org.cn/index.html.

《医学新知》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主管,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和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医药卫生工作委员会主办的综合性医学学术期刊,国内外公开发行。

官方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