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医学期刊社系列期刊网站!

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量表的汉化及其信效度检验

发表时间:2024年01月31日阅读量:910次下载量:326次下载手机版

作者: 邱雨菲 1 杨芬 1, 2 李朝阳 1 刘佳丽 1 曾丽娟 1

作者单位: 1. 湖北中医药大学护理学院 (武汉 430065) 2. 湖北时珍实验室(武汉 430065)

关键词: 老年人 网络社会支持量表 量表汉化 信度 效度

DOI: 10.12173/j.issn.1004-5511.202309068

基金项目: 基金项目: 教育部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220602304200025)

引用格式:邱雨菲, 杨芬, 李朝阳, 刘佳丽,曾丽娟. 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量表的汉化及其信效度检验[J]. 医学新知, 2024, 34(1): 33-42. DOI: 10.12173/j.issn.1004-5511.202309068.

Qiu YF, Yang F, Li CY, Liu JL, Zeng LJ. Reliability and validation of Chinese version of Online Social Support Scale for older adults[J]. Yixue Xinzhi Zazhi, 2024, 34(1): 33-42. DOI: 10.12173/j.issn.1004-5511.202309068.[Article in Chinese]

摘要|Abstract

目的  汉化网络社会支持量表(the Online Social Support Scale,OSSS),并在老年人中测试其信效度。

方法  根据WHO量表引进标准流程与Brislin翻译模型对英文版OSSS进行文化调适。以武汉市某三级甲等医院住院部、社区服务中心和公园的417名老年人为研究对象,进行量表的信效度检验。

结果  中文版OSSS包括4个维度,共19个条目。探索性因子分析提取的4个公因子累积方差贡献率为64.580%;验证性因子分析显示,χ2/df=2.354,残差均方根(root mean square residual,RMR)=0.040,增值适配指数(iciemental fit index,IFI)=0.919,比较拟合指数(comparative fit index,CFI)=0.918,非标准适配指数(Trucker Lewis index,TLI)=0.901;量表总体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939,重测信度为0.936。

结论  中文版OSSS信效度良好,可用于我国老年人在线社会支持状况的测量。

全文|Full-text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和数字时代的来临,互联网凭借其时效性高、传递性广、自由性强的特点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据统计,截至2022年12月,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网民占比达14.3%[1],越来越多老年人通过网络进行在线交流和信息共享,并能够从中获得情感和信息等方面的支持和帮助[2-3]。在社会生活中,个体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导致机体功能衰弱和社会疏离风险增加,最终可能产生被排斥和社会孤立的情况[4]。研究表明,通过提升老年人的网络社会支持水平能够有效降低抑郁和孤独等负性情绪反应[5-6],进而提升其生活满意度和心理健康水平[7]。然而,目前国内外关于网络社会支持的量表较多为青少年设计和使用[8-10],专用于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的评估工具较少。与其他同类型量表相比,Nick等编制的网络社会支持量表(the Online Social Support Scale,OSSS)[11],不仅具有较强的理论框架和测量学基础,而且多维度地评估个体的在线社会支持情况。目前,该量表在美国、菲律宾大学生及我国青少年等群体中广泛应用[9, 11-12],但在老年样本中的适用性尚未得到检验。由于老年人与青少年生活经历和社交偏好的不同,其在线社会支持需求的特点也具有一定的差异性[8, 13]。因此,本研究旨在将OSSS拓展到我国老年人群,并测试其信效度,以期为研究者判断老年人在线社会支持的具体情况、为后续针对性干预措施的实施和老年人心理健康的维护提供科学的评估工具。

1 资料与方法

1.1 量表概述

OSSS由Nick等于2018年基于社会支持理论和社会资本理论研制而成[14-15],主要用以评估过去两个月中,个体与他人在线互动时获取社会支持的频率。OSSS包括尊重/情感支持、社会陪伴支持、信息支持、工具支持4个维度,各维度均由10个条目组成。采用“0分(从不)”至“4分(很多)”Likert5级评分法,总分为0~160分,分数越高,提示研究对象所获网络社会支持越多。OSSS量表各维度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94~0.95[11]。

1.2 量表的汉化与调试

1.2.1 量表翻译

经原量表作者授权后,严格执行WHO量表引进流程与Brislin翻译模型对OSSS进行汉化[16],包括:①直译,由2名译者(1名英语专业硕士和1名护理专业硕士)分别翻译得到中文版1和2,由研究小组将两个版本与原量表进行对比分析,对于有分歧的内容再邀请1名护理专业博士协商共同形成翻译版1;②回译,重新组织2名均未接触过该量表的翻译者(1名有国外留学经验的医学博士和1名具有10年及以上临床经验的护理专业硕士)对翻译版1分别进行反向翻译,初步形成回译版1和2,再经研究小组对比分析,讨论调整后形成回译版3;最后由参与量表翻译工作的相关人员共同讨论,确定中文版OSSS初稿。

1.2.2 文化调适

通过Email及语音通话等多种方式共邀请8名专家对中文版初稿进行评议。专家的纳入标准:①掌握相关专业知识;②临床或教学经验≥10年;③职称在中级及以上。本研究邀请护理教育专家和临床护理专家各4名,工作年限10~27年,副高级职称和中级职称各4名;博士2名,硕士4名,本科2名。各专家结合自身理论知识及实践经验,对OSSS中文版条目语意准确性、语言表达习惯、专业性进行审定。根据专家意见对部分条目进行修订:①将条目9“在网络中,有人支持我”修改为“在网络中,有人在情感上支持我”;②将条目32“在网络中,有人在学习或工作上给我提供帮助”修改为“在网络中,有人在生活或工作中给予我帮助”;③有专家指出条目21“在网络中,有人给我提供有用的建议”和条目26“在网络中,有人给我提供建议”语义重复,建议删掉一个。各专家对上述修订条目表示同意,但删减条目存在意见分歧,因此,为最大限度保证条目完整性,40个条目均予以保留。修订后,形成预调查版本。

1.2.3 预调查

2022年9月以方便抽样方式对武汉市某三级甲等医院住院部的30名老年人进行预调查。纳入标准:①年龄60岁及以上;②使用智能手机;③能够正确理解题目。排除标准:有严重躯体或心理障碍。由研究者一对一指导调查对象填写问卷,并随时解答其疑问。调查结束后,记录完成时间并根据调查对象所提建议进行修改,形成中文版OSSS调查终版。

1.3 量表的信效度检验

1.3.1 研究对象

2022年10月—12月以便利抽样形式对武汉市某三级甲等医院住院部以及硚口区、武昌区部分社区服务中心和公园的60岁及以上老年人进行正式调查。纳入、排除标准同预调查。根据样本大小的粗略估计,样本需为项目总数的5~10倍[17],本次调查共有40个条目,考虑到问卷无效率和样本流失率,样本量应增加20%。因此,预计样本量为240~480例。本研究已通过湖北中医药大学伦理委员会审查批准,批号:[2022]IEC(002)。

1.3.2 资料收集及质量控制方法

采用线上问卷星平台和线下实地调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数据收集。线下调查在取得医院相关部门同意后,由3名经过统一培训的调查员在医院住院部病房向调查对象说明本研究目的和意义,征得患者同意后签署知情同意,现场发放并填写问卷。调查过程中,随时解答被试者疑问。线上调查在发放量表前,由课题组调查员向调查对象说明本研究的目的、意义及量表填写要求和方法,获得其同意后现场发放二维码,并当场查验回收。对无法自行填写量表的老年人,由研究人员采用统一的指导语辅助填写或代其填写。数据收集结束后,由2名研究者对数据进行人工审核,并剔除明显规律作答、填写时间过短等无效问卷。间隔2周后对调查对象中30例老年人再次测评,以评估重测信度。

1.3.3 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data3.1双人核对进行数据录入,SPSS 25.0和AMOS 24.0进行统计分析。以频率和百分比描述计数资料;采用临界比值法和相关系数法进行量表的项目分析;采用专家咨询评价量表的内容效度;采用探索性因子分析(EFA)和验证性因子分析(CFA)测量量表的结构效度,EFA旨在探索数据中潜在的结构,而CFA用于验证预设的结构模型是否与实际数据匹配。通过卡方自由度比值(χ2/df)、残差均方根(root mean square residual,RMR)、增值适配指数(iciemental fit index,IFI),比较拟合指数(comparative fit index,CFI)、非标准适配指数(Trucker Lewis index,TLI)进行拟合模型评价;采用异质-单质比率(herterotrait-monotrait ratio,HTMT)检验量表的区分效度;通过比较不同老年人(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有无配偶、家庭居住地、月平均收入)OSSS得分行已知群组效度评价;采用Cronbach's α系数和重测信度进行信度评价,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调查对象一般资料

本研究共发放问卷453份,回收有效问卷417份,有效回收率达92.05%。417名老年人中,172名来自医院住院部,245名来源于社区服务中心和公园,年龄范围为60~90岁,平均年龄为(67.12±5.05)岁,一般资料见表1。

  • 表格1 调查对象一般特征
    Table1.General characteristics of subjects

2.2 项目分析

临界比值法中将量表得分从高到低排序,前27%和后27%分别划为高分组、低分组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发现各条目的决断值(critical ration,CR)为8.375~18.102(P<0.05),说明条目的鉴别度较好。相关系数法结果显示,各条目得分与量表总得分相关系数r为0.470~0.771(P<0.05),均>0.4,表明各条目与总量表同质性高[18]。项目分析详细情况见表2。

  • 表格2 中文版OSSS项目分析结果
    Table2.Analysis results of Chinese version of OSSS

2.3 效度分析

2.3.1 内容效度

计算内容效度指数(content validity index,CVI),本研究采用1~4分制,1~4分分别对应“不相关”至“非常相关”。8名专家对中文版OSSS进行内容效度评价,结果显示中文版OSSS总量表内容效度指数为(scale-content validity index,S-CVI)为0.963,各条目内容效度指数(item-content validity index,I-CVI)为0.875~1.000。

2.3.2 结构效度

2.3.2.1 探索性因子分析

将417份有效问卷随机分为n1、n2组,其中n1组(209份)用于探索性因子分析、n2组(208份)用于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显示,KMO值为0.958,Bartlett's球形检验χ2值为6279.747(P<0.05),说明适合进行因子分析。第1次探索性因子分析提取了5个特征值>1的公因子,发现条目5、条目9、条目13、条目14、条目15、条目18、条目19、条目20、条目22、条目25、条目26、条目29、条目33、条目34、条目36、条目37旋转后在多个维度的载荷值>0.4,综合考虑将其删除。将剩余24个条目进行第2次探索性因子分析发现,4个公因子的特征值>1,累积方差贡献率为64.58%。条目3、条目21、条目32、条目35不在其原量表所属因子中,可能与研究对象或文化差异有关,综合考虑将其删除。条目1、条目12、条目27、条目30、条目31虽在两个维度的载荷值>0.4,但结合自身理论知识及条目临床意义,仍将其归属于原量表所在维度。经探索性因子分析后,中文版OSSS剩余20个条目,形成与原量表结构相同的4个因子,命名为尊重/情感支持、社会陪伴支持、信息支持、工具支持,见表3。

  • 表格3 OSSS探索性因子分析载荷矩阵(n=209)
    Table3.OSSS 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 load matrix (n=209)

2.3.2.2 验证性因子分析

使用极大似然法对n2组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显示,以源量表结构拟定的四因子初始模型不理想,基于修正指标对模型结构进行反复修正,剔除具有双载荷的条目31后,显示模型各指标达标:χ2/df=2.354,RMR=0.040,IFI=0.919,CFI=0.918,TLI=0.901。中文版OSSS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构方程模型见图1。(中文版 OSSS 量表及其使用说明见本文附件)。

  • 图1 OSSS结构方程模型
    Figure1.OSSS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2.3.3 区分效度

采用HTMT来检验量表的区分效度,结果见表4。任意两个维度的HTMT均小于0.85,说明各维度彼此间具有一定的区分度,量表的区分效度良好。

  • 表格4 OSSS各维度HTMT结果
    Table4.HTMT results of each OSSS dimension
    注:-表示不适用。

2.3.4 已知族群效度

采用417份样本检验中文版OSSS的已知族群效度,结果显示,不同年龄、文化程度、有无配偶、家庭居住地、月平均收入的老年人OSSS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5。

  • 表格5 不同老年人OSSS得分比较(, 分)
    Table5.Comparison of OSSS scores across older adults

2.4 信度分析

中文版OSSS总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939,各维度Cronbach's α为0.799~0.900。中文版OSSS重测信度为0.936,各维度重测信度为0.789~0.887,见表6。

  • 表格6 OSSS信度分析结果
    Table6.Results of OSSS reliability analysis

3 讨论

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老年人口数量持续增长,如何应对老龄化带来的挑战,实现积极、健康老龄化,已成为政府、学界共同关注的热点问题。研究表明,基于网络媒体为老年人提供社会支持,不仅能够提高其社会参与感和整体生活满意度,而且对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的各项指标有促进作用[19]。OSSS从多角度、全方位出发,能较好地反映个体在线社会支持情况。因此,在缺乏老年人网络空间社会支持评估工具的背景下,该量表的引进与汉化将为今后调查我国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的现状、分析其影响因素、制定针对性干预措施提供条件,为积极老龄化的发展提供新思路。

信度指测量结果的一致性、稳定性及可靠性[20]。中文版老年人OSSS总Cronbach's α系数>0.80,重测信度>0.70,说明量表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和稳定性。效度指测量工具能准确测出目标对象的程度[21]。中文版老年人OSSS的S-CVI和I-CVI均>0.80,表明该量表的内容效度较好。结构效度方面,通过因子分析发现,汉化版老年人OSSS由4个维度、19个条目组成,分别为尊重/情感支持(7个条目)、社会陪伴支持(4个条目)、信息支持(5个条目)、工具支持(3个条目)。与英文版量表相比,在尊重/情感支持和信息支持两个维度保留条目较多,分析原因可能是目前网络已经成为我国老年人在线交流和信息共享的重要途径,在网络空间中,他们更多地寻求情感支持和信息支持[13, 22]。验证性因子分析提示模型拟合良好,能较好地反映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的概念及其构念特质。结果显示,任意两个维度的HTMT均<0.85,说明量表具有较好的区分效度。

此外,多项研究表明,男性、低龄、高教育水平、有配偶、城市、经济水平高的老年人拥有更广泛的网络接入机会以及更高水平的网络使用技能[22],这种特点可能使得他们在网络社会互动,特别是获取在线社会支持方面呈现出更大的优势。本研究的已知族群效度结果指出,不同年龄层次、教育程度、婚姻状况、居住地点以及经济收入水平的老年人OSSS得分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表明中文版OSSS在评估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水平方面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和鉴别力,能够有效区分不同老年人的网络社会支持水平。而不同性别间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水平差异不显著,这可能与老年期男性和女性具有相似的社交和情感需求有关[21]。

本研究根据量表引进的标准流程形成了中文版老年人OSSS,护理教育、临床护理专家对部分条目进行了修订,使其更加符合我国老年人基于社交媒体所获社会支持情况,预调查后老年人均能理解量表所表达的含义且符合实际内容。且中文版老年人OSSS条目数量较少,评分方法简单,耗时5~8分钟,具有良好的操作性和实用性。但本研究也存在一定局限性:①由于量表在引进过程中未充分考虑校准和关联效度的因素,缺乏校标关联效度的测量;②调查范围仅在武汉市某三级甲等医院、社区和公园且采用便利抽样的方法,因此参与调查的研究对象较少,仅代表部分老年群体。

中文版老年人OSSS是自评量表,为更准确、高效地测量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水平,量表使用过程中需要注意:调查前,需对老年人的身体情况进行综合评估,并向其说明调查的目的及时间跨度(过去两个月);调查过程中,由于心理健康问题带来的社会文化压力和自尊感,被试者常以社会期望的方式作答,因此在应用时,被试者应尽可能独立填写问卷,避免受到家属及其他人员的影响。

附件位置说明:《老年人网络社会支持量表的汉化及其信效度检验》相关附件:此查看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 第5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EB/OL].[2023-3-2]. CNNIC. The 51th Statistics Report on China's Internet Development[EB/OL].[2023-3-2]. https://cnnic.cn/NMediaFile/2023/0322/MAIN16794576367190GBA2HA1KQ.pdf.

2.贺建平, 黄肖肖. 城市老年人的智能手机使用与实现幸福感:基于代际支持理论和技术接受模型[J].国际新闻界, 2020, 42(3): 49-73. [He JP, Huang XX. The smartphone use and eudaimonic well-being of urban elderly: based on intergenerational support and TAM[J]. Chinese Journal of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2020, 42(3): 49-73.] DOI: 10.13495/j.cnki.cjjc.20200409.003.

3.周敏, 吴建军, 史路平. “互联网+”背景下老年人健康信息素养研究进展及启示[J]. 中国老年医学杂志, 2020, 40(15): 3357-3359. [Zhou M, Wu JJ, Shi LP. Research progress and enlightenment on the health information literacy of the elderly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Internet +"[J]. Chinese Journal of Gerontology, 2020, 40(15): 3357-3359.]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20.15.068.

4.Benvenuti M, Giovagnoli S, Mazzoni E, et al. The relevance of online social relationships among the elderly: how using the web could enhance quality of life?[J]. Front Psychol, 2020, 11: 1-10. DOI: 10.3389/fpsyg.2020.551862.

5.赵迪, 赵梦璐, 王娜, 等. 社区老年人社会隔离及抑郁孤独与生活质量的关系[J]. 护理学杂志, 2020, 35(15): 92-95. [Zhao D, Zhao ML, Wang N, et al. Relationships among social isolation, depression, loneliness and quality of life in the community-dwelling elderly[J]. Journal of Nursing Science, 2020, 35(15): 92-95.] DOI: 10.3870/j.issn.1001-4152.2020.15.092.

6.李方, 李梅, 王莹. 中国老年人抑郁症状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 国际精神病学杂志, 2022, 49(4): 612-615. [Li F, Li M, Wang Y. Prevalence of influencing factors of depression symptom among elderly people in China[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sychiatry, 2022, 49(4): 612-615.] DOI: 10.13479/j.cnki.jip.2022.04.001.

7.李谨如. 线上社会支持对老年人心理健康的影响研究[D]. 厦门:厦门大学, 2020. [Li JR. The influence of online social support on the elderly mental health[D]. Xiamen: Xiamen University, 2020.] DOI: 10.27424/d.cnki.gxmdu.2020.003899.

8.梁晓燕. 网络社会支持对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影响机制研究[D].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 2008. [Liang XY. A Study on the effect mechanism of online social support on adolescents' mental health[D]. Wuhan: 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2008] DOI: 10.7666/d.y1290566.

9.Zhou Z, Cheng Q. Measuring online social support: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short form for  Chinese adolescents[J].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22, 19(21): 14058. DOI: 10.3390/ijerph192114058.

10.Brailovskaia J, Rohmann E, Bierhoff HW, et al.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daily stress, social support and Facebook addiction disorder[J]. Psychiatry Res, 2019, 276: 167-174. DOI: 10.1016/j.psychres.2019.05.014.

11.Nick EA, Cole DA, Cho SJ, et al. The online social support scale: measure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J]. Psychol Assess, 2018, 30(9): 1127-1143. DOI: 10.1037/pas0000558.

12.Abad SP, Cleofas JV, Austria A, et al. The double-edged impact of Internet use on mental health outcomes among Filipino university students: the mediating role of online social support[J]. Front Sociol, 2023, 8: 1132523. DOI: 10.3389/fsoc.2023.1132523.

13.洪建中, 黄凤, 皮忠玲. 老年人网络使用与心理健康[J]. 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5, 54(2): 171-176. [Hong JZ, Huang F, Pi ZL. Internet use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among old adults[J]. Journal of Huazhong China Normal University(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15, 54(2): 171-176.] https://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ChlQZXJpb2RpY2FsQ0hJTmV3UzIwMjMxMjI2EhZoenNmZHh4Yi1yd3NoMjAxNTAyMDE4Ggh1c3djaDVvdg%3D%3D.

14.LaCoursiere SP. A theory of online social support[J]. ANS Adv Nurs Sci, 2001, 24(1): 60-77. DOI: 10.1097/00012272-200109000-00008.

15.Ahn J. Teenagers' experiences with social network sites: relationships to bridging and bonding social capital[J]. Information Society, 2012, 28(2): 99-109. https://doi.org/10.1080/01972243.2011.649394.

16.Brislin RW. Back-translation for cross-cultural research[J]. J Cross Cult Psychol, 1970, 1(3): 185-216.https://doi.org/10.1177/135910457000100301.

17.王家良, 王波. 临床流行病学:临床科研设计、测量与评价,第3版 [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9. [Wang JL, Wang B. Clinical epidemiology: design, measurement and evaluation in clinical research, 3rd edition [M]. Shanghai: Shanghai Scientific & Technical Publishers, 2009.]

18.吴明隆. 结构方程模型:AMOS的操作与应用, 第2版 [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0. [Wu ML.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 oper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AMOS 2th edition[M]. Chongqing: Chongqing University Press, 2010.]

19.向运华, 金巧森, 王晓慧. 智能手机使用会影响老年人的老化态度吗?——来自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CLASS)的证据[J]. 东南学术, 2023(1): 150-161. [Xiang YH, Jin QS, Wang XH. Does smartphone use affect the elderly attitude toward aging? Evidence from China longitudinal aging aocial aurvey (CLASS)[J]. Southeast Academic Research, 2023(1): 150-161.] DOI: 10.13658/j.cnki.sar.2023.01.011.

20.Jarden RJ, Sandham M, Siegert RJ, et al. Conceptual model for intensive care nurse work well‐being: a qualitative secondary analysis[J]. Nursing in Critical Care, 2020, 25(2): 74-83. https://doi.org/10.1111/nicc.12485.

21.陶娟, 陈慧颖, 蓝莹, 等. 手卫生行为量表的汉化及信效度检验[J]. 中华护理杂志, 2022, 57(9): 1147-1152. [Tao J, Chen HY, Lan Y, et al. The cross-cultural adaptation and reliability evaluation of hand hygiene behaviour questionnaire[J]. Chinese Journal of Nursing, 2022, 57(9): 1147-1152.] DOI: 10.3761/j.issn.0254-1769.2022.09.018.

22.许肇然, 胡安安, 黄丽华. 国内外老年人互联网使用行为研究述评[J]. 图书情报工作, 2017, 61(20): 140-148. [Xu ZR, Hu AA, Huang LH. A Review of literature on the elderly's internet usage behavior[J].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ervice, 2017, 61(20): 140-148.] DOI: 10.13266/j.issn.0252-3116.2017.20.015.

《医学新知》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主管,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和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医药卫生工作委员会主办的综合性医学学术期刊,国内外公开发行。

官方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